北京非京籍子女“幼升小” 补缴社保成拦路虎

浏览次数:0 发布日期:2017-03-12
  按照公布的北京市朝阳区小学入学工作时间表,朝阳区“幼升小”各公办小学、学区,核对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在朝阳区租房的适龄儿童建档材料阶段,结束了。

  接下来,朝阳区将根据通过建档材料统筹预分适龄儿童就读学校。而直到昨天下午,不少非京籍学生的父母都拿着电话在等待,期待能够“压哨”通过。卡住他们的是“补缴社保”。

  根据政策要求,北京非京籍儿童“幼升小”,家长要提供“五证”,所谓五证,是指在京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家户口簿在内的五份证明文件。而朝阳区还有一个额外要求,需提交最近三个月的在京社会保险证明。

  就是这样一份社保证明,让不少非京籍儿童的家长犯了难,那么对于北京非京籍儿童“幼升小”,需要“五证”外加社保的要求是否过于苛刻?随迁子女入学到底该遵循怎样的规则?如何最大限度的保障公平正义?

  杨先生一家是河北人,在北京上班,这段时间,全家为孩子在北京上学犯了愁。

  5月初,杨先生到街道给孩子办借读证,街道告诉他们,要带着五证到相应部门去提出审核申请。杨先生说,孩子入学卡在了他妻子的社保上。杨先生的妻子所在的单位,一直没给她上社保:

  杨先生:我爱人一直在北京上着班呢,有正式劳动合同,他们公司之前在2013年的时候上过一次社保,结果没上上,只上了一个医疗的,后来公司再上就上不去了。

  当杨先生知道孩子如果要在北京读书,必须得要夫妻双方三个月以上都缴纳社保后,他们去街道补缴了三个月的社保,但是第一次审核并没有通过:

  杨先生:孩子上学没办法嘛,五月份就去补了一个。这个责任跟本不在我们,说实在的挺郁闷的。

  这段时间在朝阳区教委门口,每天都有百余名家长排队咨询。他们遇到的情况和杨先生一样,几乎都是非京籍考生卡在了家长的“补缴社保”上。

  从咨询大厅里出来,杨先生显得很沮丧,他说,工作人员告诉他,像他这样补缴的社保,没有用:

  杨先生:我问她了这是补缴的社保,她说不行,我爱人是补缴的就不行。我说我一直上着(社保)呢,她说不行,必须双方都在朝阳上班,同时双方都要有社保。她意思是你来了(北京就要上社保)我说这是公司没给我上上。

  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听说了杨先生刚刚咨询的结果,也表示很无奈—补缴社保有没有用,他们也没有得到教委方面明确的指示:

  街道办工作人员:我只能说我认为你能准备什么材料,能充分点有说服力点,我就让您准备了。在我这,我经验范围内,我能给您想什么法儿,把您东西凑齐了。很多事我们只能揣摩上面的意思,根据我们自己情况,根据您的情况,看看您能准备出什么材料来,来证明您的孩子有在北京就读的资格,怎么齐全我们怎么跟您说。

  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5月底,北京上小学的学龄儿童总数达15.4万,其中有5.8万人是非京籍儿童。但是比起北京主城区公立学校受到家长的热捧,一些专门为务工子女准备的子弟小学却遭遇尴尬局面。高碑店绿源学校校长林志华说,他们目前没有通过审批,不确定能否提供学籍,不少办不齐五证的家长都来咨询,但他们目前也不敢收:

  校长林志华:我们不知道到底该招不招。来咨询的一年级孩子也很多,都是办不齐五证。关键我们现在没有被朝阳区审批,办不了学籍。办不了学籍孩子以后就只能回去,我们还在等政策,往年就没这事,来一个收一个,但今年北京统一要求有五证嘛。

  “五证”的门槛到底是否过高?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对家长的要求也是集中在居住、就业证明及社保缴纳时长上。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所所长劳凯声认为,从入学目的来看,“五证”的要求并不过分:

  劳凯声:如果没有五证的要求,那大家都可以说我是流动人口,我在北京工作,因此要求北京市政府提供受教育的保障,那恐怕这也不现实。从这一点来说,五证的要求不仅是在北京,在全国大多数地区都有这个要求,那五证之外关于社保的要求,如果是朝阳区自己设置的附加条件,就跟现行政策不相符合了。

  事实上,义务教育阶段非京籍学生规模的日益扩大也给北京公共教育服务体系良性运行带来持续增加的压力。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孟繁华认为,解决持有“五证”人员子女的小学入学问题,而“五证”之外的小学入学问题回到原籍解决,就是为了最大限度保障公平正义的前提下,保持正常教育秩序的基本规制。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解决更大范围内的随迁子女幼升小入学问题,实现教育公平的破题之策依然在地方政府手中,而上海则提供了一种解决思路:

  熊丙奇:上海现在已经有五十多万随迁子女,接受跟本地小孩一样的小学教育和初中教育,在地方层面上加大财政统筹力度,是可以解决的。上海就是通过市级财政拨付资金,来实现各个区县的随迁子女入学问题。

  其实今年幼升小过程中,觉得“不公平”的并不只是非京籍学生—今年出台的北京义务教育新政,取消了持续达10年之久的“共建”,同时取消择校生、减招特长生,几乎堵塞了原来所有的择校可能性。从目前来看,北京此番升学新政指向的并不是哪一个固定群体,而是是曾经的升学潜规则,虽然在家长中抱怨声一片,但政策效果依然值得期待。(